1
欢迎来到梦想文学网,您可以 登陆或者 注册

声声入耳

作者: 灵动天下时间: 2013-09-17 08:46阅读: 收藏评论在线投稿
  不知何时,麻将被人称为是我国的一种文化,这不禁令笔者纳闷,一向对之近而远之的我忽然觉得,我已偏离这种文化太久。
  
  提起麻将不免想起了国民党人的高级军官太太,几个人穿着华丽的衣服,嘴里叼着名牌香烟,吱声扭气的样子。坦白地说,我并不大赞成这个,因为许多人因为麻将,工作期间脱岗,家里顾不上打理,孩子顾不上管,这成何体统。
  
  我们所居住的小区,麻将之风十分严重。那天没事和老公细细盘点,我们这个单元,层层都有麻将爱好者,凑上几桌没问题。中午接送孩子时,楼道里总能听见洗牌声。打麻将人也分三六九等,我们单元的四层住着是某一科室的护士长,自然和她玩的全是这一级别的人。送完孩子回家,这帮人也下班了,三五成群的女人们走下楼来,有的还顾不上穿好那白大褂,有的玩麻将时明显护士帽也没往下取,珍惜时间十分重要。这些女人们这走边穿衣服。急冲冲地样子,我得赶紧让路要她们走。二层则是住的普通老百姓,自然玩麻将的也是一般的人,这家人从早到晚,不停地有麻将声。家里的人也是进进出出,好不热闹。如此的家庭环境,孩子们怎么能学习好?
  
  我们小区的后墙有人私自打建了小平房,这里的人取暖,做饭还靠煤炭,自然少不了木头棍子来引火。北方的天气每到春天风便很大,一日我去接孩子,只见一小房子上一根棍子晃晃悠悠地,叫人好不担心。真怕孩子们放学路过,棍子被风吹下来,打着孩子的脑袋,便想进去和主人说说。刚刚走过院子,只见一个六岁左右大的小孩子,两个脸蛋花生生的,不知道几日没有洗过了,家中围坐着一伙人,聚精会神的摸着手中的麻将,丝毫没有感觉到我进了他家的院子。我见此状,退了出来,别自讨没趣,坏了人家的兴致,找骂。
  
  路上随处都可以看到大便,先前这里不是这样的,且每天早晨这里是有人清扫的,可为什么忽然多了这些东东,让人看了了恶心,后来听人说,不远处开了家麻将馆,晚上生意很好,这个地方没有公厕,人们只好勉为其难,到处拉了。可有些人也懂得如何享受,他不愿意平地上拉,怕粪便溅到自家的衣服上,便只好蹲在路边的楼梯处,叫人好不恶心,第二天总能听到行人骂:比狗不如。我和孩子则是不停地说:小心!
  
  一日没事到邻居家串门,邻居笑着和我说我们这里的一户人家,这家人天天都在打麻将,因为没钱,玩得也小,一百元的底,谁输完这场麻将就算结束。她家的孩子不停地叫,妈妈来削铅笔,妈妈心烦,大骂孩子讨厌。因为孩子的铅笔是一角钱买来的。她家也是单职工家庭,且老公挣得不多,只有这样节省着过日子,买一角的铅笔了。我不禁大笑,中华牌铅笔也算好一点的铅笔了,一元三根,一百元能用几个学期呀。
  
  前些年表姐夫直肠癌住进我们这家医院,我不时地去打听一下,一日见表姐夫艰难地扶着楼道的栏杆去厕所,我忙问表姐哪去了,表姐夫怕我说她,忙说去市场买东西了,开饭时,依然不见表姐回来,表姐夫一个劲地叫。后来听人说表姐来了不久,就结识了这里的麻将朋友,留下表姐夫一人,跑到了五里地以外的地方,玩麻将了。
  
  并不能说麻将不好,而是说打麻将的人太没分寸,闲时可以娱乐,但不能把这个当作赌博的工具。我们这里春节期间,平时不玩麻将的人这时也要玩几把,一场下来输上千二八百那不成问题,似乎玩得越大自己越有钱似的,有的人不惜挪用公款。为此夫妻间打闹实在是平常事。这娱乐还叫乐吗?
  
  一日我与曾也玩麻将的老公说起麻将,我说人们为什么不能在饭后坐在一起,不要谈钱的玩上一会,老公大笑,说:你不知道,麻将如果不带钱字,没人玩,谁闲了没事干,摸那个。我一阵吃惊,这就是人们眼中的娱乐?
  
  我们随处可以看到麻将馆的,生意十分地红火,可是如果建一个文化站,却也未必会如此。早在八十年代初,我们村子里便有了文化站,那时的文化站有报纸,书刊,而且是全免费服务。可没几天就关门了,因为没人去。前不久爸爸因有事回老家,回来后说我们村子里已经有四个麻将馆了,生活都十分的红火。而我们村的人口大约也就三四千吧。
  
  不知道麻将算不算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,反正我们走在路上,随处都能听到入耳的麻将声,再也不要念着风声雨声读书声,声声入耳。可以改成风声雨声麻将声,声声入耳。
  
  不能因为自己不玩麻将就说麻将不好,是自己被时代淘汰了,但是顺应时代的人们也应适可而止,一味地沉浸其中不能自拔,家不理,孩子不管这不大好,在不误家事的情况下,适当地玩一玩,娱乐一下也可以。但对分寸还是玩麻将人应有的思想。在工作,家庭两不误的前提下,适度地玩一玩,不是不可。但处处听到的麻将声也不能算是一种正气之声。奉劝麻将爱好者,适可而止,别为此误了孩子学习,弄得夫妻关系紧张,更别为此欠下一屁股的债。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